记得小时候,家里很穷…其实也不能说穷,只能说不富裕…

但是爸爸依然为我买了一个足球…当我现在问他为什么的时候…他告诉我,其实只是单纯的想让我锻炼身体…作为一个学医的人,他知道锻炼的重要性..而当时操场上的篮球场是很破旧的…

那是一个十几块钱的橡胶足球…黑白的五边形六边形,组成了一个圆球球…而这滚动着的黑白怪物,成为了我童年快乐的一部分…

爸爸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…既然是足球,就得有个样子…不是简单的说踢两脚就完了…

于是在小学的暑假里.每天早上六点多,操场上就会看到一双奇怪的身影…父亲在慢慢的绕圈跑,儿子在跟在父亲的身后带球…

儿子每次带球跑三圈,然后父亲会继续跑七圈…此时儿子就会对着操场的墙壁”抽射”…

后来,以及后来的后来…

父亲和儿子在暑假里每天早上坚持锻炼,而操场附近的体校也是这个时候早上起来练球…

于是父亲渐渐和体校的足球教练熟悉起来,于是儿子就不和父亲一起绕圈了…成了一个体校不交钱的旁听生…每天早上和大哥哥大姐姐一起练球…

而体校的教练也乐得其所…在他眼中,也许只是为了好玩吧…或者觉得无所谓…毕竟逗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小孩子是个很好玩的事情…

当时,体校的教练最乐衷的就是把我的皮球从我手中抢走,然后让我去抢…或者和我传接球…球没接好,就会受到训斥…

再后来的后来…

依旧是暑假早起锻炼…上学的时候就是双休和爸爸一起传接球”玩”…

直到六年级…一切也许变得不同了…

在六年级的那年暑假…教练也许觉得我在基本功上已经超出我这个年龄了,或者是我不知道的什么原因…他想让我进体校,而不是去读初中…

为此,他不止一次的游说我爸爸妈妈…而我爸爸一直觉得踢球只是一种锻炼…读书出人头地才是正途,一直在婉拒…

教练也许脾气不好…在被拒的那年暑假的岁月里…不止一次的批评那些哥哥姐姐们:“你们踢的什么啊,连个小学生都不如”…

然后我就被孤立了…这对那个年龄的我来说是致命的…

因为本来我踢球也是我爸爸逼的…无数次的早上被爸爸从被窝里拉起来的滋味不好受…我还在玩球一方面是爸爸逼的…另一方面是因为对小孩子来说,这的确是个很好玩的东西…

当我被孤立以后,心里一下就觉得足球不好玩了…正好赶上初中了,学习一下重了起来…于是初中以后,我基本上就没踢过足球了…

直到初三…

那年是<灌篮高手>的热播阶段…少年都喜欢看动画,都对动画里面的人抱有憧憬…

于是我又义无反顾的投入了篮球的怀抱…

当时正值初三…班主任是明令禁止打球的…必须一五一十的呆在教室看书学习…放假了也不得打球,要在家里自习…于是我们经常是四处奔波…也许前一个小时还在这打球的,下一小时就转移阵地了…四处逃窜,躲避班主任…

那也是打篮球最快乐的时光…大家都不会打…不会为你没投进而谴责…不会恶意犯规…不会计较比分…

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走步,打手等等的一系列规则…大家都乐在其中…

然后就是高中了…

高中的篮球,我只记得那场联赛,和暑假的开怀了…

高中的生活学习是比初中更紧的…而我一直坚持着打篮球…并且碰到了一个好朋友…他告诉我应该如何控球,如何配合,正确的投篮姿势是怎样的,防守时应该如何滑步…

也知道了篮球不是一个人打的…一个人运球,突破,上篮…球进了…你很帅…

但是团队的配合,才会赢得比赛…要甘为队友去挡拆…为他做二过一的配合…

一个人的篮球,是一场个人秀…一个团队的篮球,才是一场精彩的比赛…

高中的那段暑假时间…我经常和教我打球的那位好朋友一起去镇上的一个球场打球…面对的都是镇上同年的高手…也许和高手打球才更容易提高吧…

高二的那场联赛…说白了,只是14个班在一起争夺一个冠军…比赛是在每天的中午举行的…由体育老师担任裁判…

那是一场不分前锋后卫的乱战联赛…大家都是刚学会打球…并不能理解篮球的精髓…每个班的防守都是人盯人…进攻都是一场个人秀…一场没有系统的球赛…大家乐在其中…

我也记不起来什么了…我只记得我们班小组没出线…最后一场22比14输掉了…我得到了8分…当时真的是神投啊…手气很顺…

啊…忘了…

高中偶们这届的足球可是出了名的牛X哦…

黄陂一中…如果有校史的话,绝对能载入校史的…三好杯三连冠…

在偶们毕业之前…三好杯,三届冠军…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…

大学…也许大学就是分水岭吧…

大学里记忆最深的也许就是伤吧…

在大二那年暑假…在和家乡父老的”玩耍”中…也许我见识了一次卑鄙的防守…

在我倚住对方起身跳投的时候…我的余光瞥见他的脚有意无意的放在了我落地的地方… 结果毫无疑问,我的脚崴了…很严重…第二天,我去医院拍了片子…虽说骨头没裂…但是看着我肿得跟萝卜似的脚踝…医生检查了一番以后, 用近似开玩笑的口吻告诉我:韧带没断但是估计撕裂面积很大…以后你的脚就是”天气预报”了…说完我的脚就被打上了石膏…而此时是放假的第四天…

那一个暑假我的生活范围就是家里那么巴掌大的地方…而且我妈妈说为了不让她觉得我残废了…坚决不弄付拐杖给我…于是我在家里的弹丸之地,用左脚单脚蹦的方法存活了两个月…

直接导致,大三的时候,跳得更高了…

大学里我学会了联防,学会了卑劣的架着肘子转身…而且技术也逐渐定型了…

我并不是一个控球很好的人,所以我并不喜欢控球…我需要做的只是在适当的时机,出现在适当的地方…接球,投篮…

那是一段打球打疯的岁月…平均可能两三天一次球吧…大学不像高中每天课满满的,基本上每天就几节课,然后就没事干了…

所以等到大学毕业时,基本上身上老伤新伤不断了…

双手的手臂上是各种各样的抓痕…那是防守者没修指甲的见证…

右脚踝拜那年暑假所致,一下雨就疼…

左手腕在一次球赛中,底线突破被人撞飞时撞到篮球架上…

哦,对了,大学的时候,还碰到了,小玄子…哈哈,足球系队的守门员哦…正好是我们寝室的…

第一次去看小玄子打球,还是系队的选拔…看着他扑来扑去…扑个球还摆Poss…突然觉得这孩子还真好玩…

足球这个阔别了十几年的运动…随着时间的飞逝…当初对它的抵触也消失匿迹了…

然后我就会去看小玄子系队的比赛…会去给他加油…

十几年没踢球了…脚笨了,现在连带球都不会带了…不够闲暇的时候,还是会学学小玄子如何守门,嘿嘿…然后在他们踢足球缺人的时候去兼职守门…

那年大三的校足球比赛…是整个计算机系的黑暗史啊…

比赛对阵的是新闻系…那边有三四个从专业足球队下来的学生(估计是高考没选上专业队,所以就沦落到新闻去的吧…文科比较好毕业…)…反观我们计算机,都是一帮泥腿子…

就是这样的一场胜利的天枰看起来已经斜得不能再斜的比赛…我们计算机坚持的打防守反击,龟缩防守,消极进攻…居然在上半场还捅进去一个…

下半场,新闻那个恼羞成怒啊…可惜打不开偶们滴龟壳…当动作越来越大之后…裁判把他们红牌罚下去了几个…

终于…新闻开始殴打裁判…把裁判打进了医院…

学校本着各打五十大板的原则…于是计算机和新闻…在偶们毕业前,再也没有参加过学校组织的足球比赛…被除名了…

毕业了…

除了在前年…单位的足球比赛上…

我为单位把守大门…我左扑那个右挡啊…上窜那个下跳哇…扑出无数必进球…

带着一身的擦伤…为我滴揭幕战奠定了良好的开场…

揭幕战虽然输了,不过只输了一个球…还不错…

不过,呵呵…除了揭幕战…偶滴表现还是很糟糕的…真TM懒得去扑…

以至于领导在那纳闷…第一场那么神勇的人,咋突然腼腆了…哈哈…

除了这场足球揭幕战,其他时间的打球,基本上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…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来,都想不起曾经我做过些什么…

听说去年我辞职以后,单位来了几个NB的人物,然后去年我们单位足球夺冠了,呵呵,恭喜他们啊,可惜我没看到…

和年少的轻狂和激情相比,现在真的是老了…

今年过年的时候,再回去打球…原来的那帮高中和我一起打球的人已经各奔东西了…大家很难再很齐整的站在一起,谈谈昨日打球的种种…

更多的时候,我所面对的是一群高中的孩子们…和当年的我们一样激情四射…一样的年少轻狂…一样的锐气风发…

而且我发现老了以后哇…像足球,篮球这种直接身体对抗的运动算是离我越来越遥远了…真的是不能和现在的小朋友们去拼了,一把老骨头,拼不动咯…

所以,我现在改打羽毛球了,哈哈…

没有直接身体接触,很好,很强大…哈哈…

回首往昔…从足球…到篮球…再到羽毛球…

也许我正在行走一种轮回吧…